<delect id="60saa"><label id="60saa"></label></delect>
  • 您当前位置 广东文明网首页 > 道德模范
    革命先辈谭天度后人谭惠芳:两代三人守护红色?#31034;?0余载
    时间: 2018-05-09      来源: 广东文明网

      谭惠芳在打扫谭天度?#31034;印:位?#20581; 摄

      一座故园,十余平米老屋,一代红色英魂。60多年来,佛山市高明区明城镇的古稀老人谭惠芳一家两代三人,接力守护革命先辈谭天度的?#31034;印?年前,谭惠芳接过?#31034;?#30340;钥匙,从此日复一日地守候其中,从未离开。

      日前,笔者走进佛山市高明区明城镇明阳村委会七社村,探访谭惠芳老人,听她讲述守护红色?#31034;?#30340;感人故事。

      从哥哥手中接过?#31034;?#38053;匙

      清晨,在明城镇明阳村委会七社村中,阳光倾泻而下,斑驳的树影让村道平添了几分宁静。满头白发的谭惠芳,打开门扉姗姗而行,她要去的是一处再熟悉不过的地方——谭天度?#31034;印?/font>

      ?#31034;?#26159;一座建于民国初年的岭南特色砖瓦老房,房檐之下保留着精致的岭南木雕装饰和花鸟壁画。在这座老房中,曾居住着革命先贤“世纪松”谭天度。他于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是中国共产党广东党组织最早的成员之一。在他的一生中,久经磨难仍不挫革命之志,曾参与南昌起义等,与谭平?#20581;?#35885;植棠并称为“革命三谭?#20445;?#20854;“宁倾赤血换新华”的红色精神影响深远。

      走进?#31034;櫻?#35885;惠芳拿起了扫帚,不疾不徐地清扫,打理?#31034;?#23567;花园,仔仔细细地除草、修剪枝叶、种植小花。“从哥哥去世那天起,守护这里就是我的责任。”谭惠芳说。

      谭惠芳的父亲谭劲生是谭天度的侄子,由于谭天度子女后辈多居于国外,最早时,谭惠芳的母亲担负起了看护谭天度?#31034;?#30340;责任,一守就是30年。

      后来,谭惠芳哥哥谭芳(原名?#26041;?#33459;)从母亲手上承继了钥匙,照料谭天度?#31034;櫻?0年间,他奔走收集谭天度材?#31232;?#20462;葺?#31034;印?#24403;讲解员。

      谭芳2010年因患癌症去世后,谭惠芳从哥哥手中接过了谭天度?#31034;?#38053;匙,默默地挑起了守护?#31034;?#30340;责任。

      “谭惠芳一家两代三人将看护?#31034;?#30340;使命默默传递,不计回报,无声却伟大。”佛山市高明区明城镇文化站站长廖志明说。

      修葺再现?#31034;?#39118;貌

      始建于清末民初的谭天度?#31034;櫻?#24050;历经百年风雨飘摇。到2002年,?#31034;影?#33394;外墙?#29616;?#33073;落,?#31034;?#20869;房梁、门框更被白?#29616;?#31354;,谭芳、谭惠芳?#32622;?#20457;?#28304;?#28966;灼不安。“要是不修,就没了一处宝贵的红色遗迹,也就少了一处红色精神的载体。”谭惠芳说。

      “由于年久失修,?#31034;佑行?#27531;破,这让我和哥哥很是心痛。”谭惠芳说。后来,为了重现?#31034;?#26132;日风貌,谭芳自费数万元,到开?#20581;?#32903;庆、广西等地收集谭天度相关资料,并向有关部门争取修葺经费。

      谭惠芳深知?#31034;?#30340;社会价值,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?#31034;櫻?#22312;修葺期间,她总是准时到场,与工人们一起和泥,现场搭起炉灶,熬炼灰油,装修粉刷墙面点缀?#31034;印?#28814;?#27169;?#26045;工现场热火朝天,谭惠芳没过一会儿就汗流浃?#22330;!?#26377;时汗水都?#21273;?#35044;腿流下来了,但?#25925;?#21676;咬牙坚持住了。”谭惠芳说。

      2003年,重新修葺的谭天度?#31034;?#25104;为区级第二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2006年被列入佛山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谭天度?#31034;?#20462;葺后风貌再现,来自全国各地的造访者络绎不绝。每逢有到访者,谭惠芳总是热情地引路,并当起讲解?#20445;?#21521;他们讲述谭天度的生平事迹。

      “活一天就要坚守一天”

      去年,谭惠芳的丈夫去世。不久,谭惠芳又出现在谭天度?#31034;?#37324;。“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,我曾无数次觉得孤独难忍,但?#34892;?#36131;任,活一天就要坚守一天。”谭惠芳说。

      有一天,谭惠芳突然小脑中风住院,这是她第一次离开?#31034;?#36825;么长时间。在养病期间,谭惠芳仍心心念念着?#31034;印?#20986;院没多久,谭惠芳吃了药,又开始照料?#31034;印?#37051;居都劝她,把担子放下,养好身体,可她却不为所动,仍然隔三差五往?#31034;?#36305;。

      尽管已与谭天度后人失去联?#25285;?#20294;是20多年前谭天度回乡时,曾经拉着谭芳的手叮嘱道“好?#27599;?#31649;这间老屋”。“这句话,哥哥不敢忘,我也不敢忘。”谭惠芳说,“先人一身正气,守住他的?#31034;櫻?#26082;是出于对他本人的敬仰,也是出于作为谭氏后人的责任。”

      南方日报记者 王聪 通讯员 ?#20301;?#20581;




    新疆35选7开奖规则
    <delect id="60saa"><label id="60saa"></label></delect>
  • <delect id="60saa"><label id="60saa"></label></delect>